明日碧砸

我的梦想是成为一个机器人,请不要笑话我。

一个拖延症患者的自白

早在至少五个礼拜之前,我就知道会有今天。
这两篇论文的截止日期是在昨天晚上十二点,现在已经过去了五个小时了,我还有一篇一字未动。不难,写一篇课程论文对我来说并不是太难的事情,写不好,还写不坏吗?
可怕的大概是,我从来都没有起写的心。我有空洗一筐一筐的衣服,我有空出去吃饭吃上三个小时,我有空晚上不睡觉看五个小时的小说,我有空在操场上晃悠一个晚上,可是我没空写论文。
一定要等到这一刻,呼吸变得不顺畅了,胃和肠子都痉挛得疼起来了,我才能够顺利开始动笔。一定要在截止日期的第二天的早上的太阳照在我身上以后,才能敲下结尾。

清醒记

梦见自己灵魂进入另一个人身体,是一个男生,然后叫zhang zhong。同时,还有一个男生,长得跟林志颖一样。三个人加起来有三个身体,轮流交换身体去外面搞破坏或者是做其他什么工作,总之身上经常有伤,剩下两个人留守上课并照顾妹妹。后来被学校老师抓住,但是很难发现有三个人。…逃命路上,我突然跟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zhang zhong相爱了,水仙得毫无征兆,以至于我醒了。

20170711梦:正义

梦见学校一起出去外宿,我跟两个学姐住在一起。我好像对她们非常喜欢,所以义不容辞地将同班一个翻我东西的女生告发了。虽然她是权力阶层,好像是维护秩序的。中途我的父母还来看过我,高中好友也来看过我,给我吃的什么的。(所以我是多想吃东西)总之,昨晚又喷发了一次。

火山

在被人提示之后,我开始意识到,我正在非常不可遏制地成为一个狂躁不安的人。只要是我心里认定的事情,就无法再听到别的声音,而且我会完全成为一个以前认识我的人无法想象的样子:蛮不讲理的一个冷酷的人。可是,一旦我身上的坚冰突然被打破,我又会像平日里的温水一样迅速流淌开来。但是,这样狂躁的我越来越占据了主导地位,就像我曾经一度是一个非常非常将自己与他人隔离开的人一样,这次我是没法控制地化作了一座终将喷发的火山。如果不能喷发,就会一直蓄势待发,恶狠狠地喷着热气。多么可怕,我的热气将炙烤着我的亲友,一想到这,我就要为下一次的热气而提前感到内疚。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

我不知道要怎么跟别人说我的生活:“因为这...

太羞耻了,我完全无法理解半天以前的自己。

窗外的鸟叫声连成一片,透过几乎从来不拉起来的床帘,和外婆翻报纸的声音交织在一起。抛开鼻子里隐约有的想要打喷嚏和流眼泪的感觉,还可以闻到一股熟悉的霉味儿,一方面快要到反胃的恶心,一方面又有种亲切感。只有在这个睡了12年的双层床里,才会感觉如此踏实,上铺的床板低低地压在上方,让人仿佛像多盖了一床被子一样安全。明明困得眼睛都不怎么睁得开,午睡的时候却又躺着用左脚的指甲挠右脚的脚心,以此来打发时间,而且很舒服。

隐约感到应该发出一点声响来求救,或者是假装求救过。

“多么可悲呀,

仿佛心里头有个山崖,

每天有泥土在坍塌。”

今天的睡前读物里这样写着。

明明从来就没有做出过什么努力,为何会如此疲惫?

所有的行为都这么不合时宜,说出的话都这么令人不满,兴许变作一个扫地机器人也有用得多。

一个呼吸间心脏跳动四下,比我有干劲多了。

2

所有故作轻松的笑声,都在无人的时候反复回荡,加倍嘲笑着之前所有的欺骗和讨好。

明知已经溺水的内脏,又干嘛还要打捞起来呢?

20170421

那些一味讨好味觉的故事,比白巧克力还要甜腻,总有那么一天会觉得再难以下咽的。

然后才会转而投向一些味道发涩的回味深长的书,阅读下去常常感到灵魂在被人拿在手里来回碾着,可是一旦停止就觉得空虚焦躁。某种意义上来说,学习也有相似的效果,一旦停止就两眼发空魂不守舍。

区别在于,学习被人捧得太高了好像是什么美德一样又或者是什么酷刑,实际上都不是,只是一种自私的打发漫长生命的正当理由。

20170408

梦见自己是卢修斯•马尔福(居然很平静地接受了这个设定),一面看着德拉科和纳西莎,想着真是长得好看啊。然后画风一转,又来了一个小伙子,说是我跟人鱼的私生子。可以,我很有魅力。情节很复杂……然后就醒来了。我的执念啊

清醒技2

梦到自己买了一个公寓的顶楼,顺便继承了原主6-8楼的一个大书店,已经停止营业了。

于是,咯咯哒,我就决定把书店变成图书馆,你来帮忙。

我在梦里想,真像一场梦啊。

 
1 / 2

© 明日碧砸 | Powered by LOFTER